Header logo.
the chair is stolen
首页归档标签自述AtomEnglish

标签:「周记」

第 46 周

过去周在手帐上写道「不要晚睡,不要妄图在午夜之后 be productive because you can't.」

虽然给自己列的四个 objectives 三件碰都没碰,但是在 GitHub Copilot 的协助下,写码还蛮顺利。把之前的代码 refactor 一遍也还算简单。

刚刚列了一下第 47 周要做的事情,感觉自己可能过分乐观了。月初计划中旬完成的事情,可能到月底能做完吧。

以上。

第 45 周

第 45 周发了两三天烧。自己的体温还挺奇怪,正常状况的平均值在 36 度以下,35.8 度居多。所以所谓的发烧,最高也只烧到了 37.5。周三晚上几乎没睡。到周五莫名其妙地好了,但还是感觉有点乏。偶尔还会觉得膝盖疼,不知道和发烧有没有关系。

科学家发现人类的体温这几十年来总体上是在降低的,原因就不知道了。

在 Zotero 上装了 ZotFile 插件。现在的做法是把 PDF 整理到 Zotero 里;选中一些书和纸以后,选 “Send to tablet”(实际上是发送到你自己设置的 Dropbox 文件夹)。同时在 iPad 上的 PDF 阅读器里,选择和那个 Dropbox 文件夹同步。在 iPad 上读完之后,回到电脑上,从 Zotero 里选 “Get from tablet”,圈圈点点过的文件就又拷回来了,ZotFile 还会把里面标记的段落提取成单独的笔记。

周末看完了一本书。一边读一边记笔记,同时还做了很多 Anki 卡片,花了蛮多时间。这样看书还是太慢了。虽然说「磨刀不误砍柴工」,但是如果「砍柴」这个任务只执行一次,下一个任务是捞鱼、再下一个是放牛、再下一个是扭秧歌,「磨刀」的意义就没那么大了。 [⋯]

第 44 周

因为不喜欢若干件事 dangling there 叮铃桄榔的感觉,所以打算 11 月份做完一件拖延了很久的事情。

过去一周里基本上是 on track 的。然而周五发现有些东西不明白,需要紧急读一些东西,于是只好 mission creep 一下。周末开始临事抱佛脚,打算读一本(或两本)书,从里面找与目前的事情有关的部分。现在很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读,因为之前想错了,动手就做还做错了,再纠正的话,成本就实在太高了。远不如一开始多了解些相关信息。

这也算是自己给自己挖的坑,但是从自己给自己挖的坑里爬出来也还挺累。不过也只能自己慢慢爬吧。

过去一周一直盯着这一件事,别的什么事情都没做 —— 哪怕是所有人都说该做(我也觉得该做)的事情。原因是前面说过的「不喜欢叮铃桄榔的感觉」,但是又好像总不可避免得会叮铃桄榔。但是写码最近才感觉日渐顺手,我决定再给自己几周的 break。 [⋯]

第 43 周,以及 10 月份

第 43 周

这周作息时间(又)乱套了。

在 Obsidian 里用日历Periodic Notes 插件,每天、每周都创建一条新笔记,把当天想的事情、做的事情都写进去。

同时设置了几个模版,在右上角的日历里点某天,创建出的新笔记里,就会有固定的格式。我现在在里面写了一个 routine 的部分,提醒自己每天都需要做的事情有哪些。 [⋯]

第 42 周

事情

第 42 周的 OKR 完成得不是很好,因为有事情,所以没办法花大块的事情做事情。所在安排第 43 周的 OKR 的时候考虑了一下要现实一点,然后再让自己多花一些时间。

现在的状态是近年来难得的美妙时光。(竟然用了美妙这种词。)现实中有轻度、浅层的人际互动,情绪稳定,每天锻炼一下。(尽管一点钱也没有。)每天不拿出 大量 的时间来,做些有产出的事情、做成之后能拿来给人看的事情,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语言 [⋯]

第 41 周

瑞典每个人的住址都要在税务局登记,不仅政府机关,很多网站上都可以直接查到。但是我搬走一个月之后,之前的房东还是收到了统计局寄来的信件,房东还惊诧地问:「你不会没把地址迁走吧?」第一封信寄来的时候,我让房东直接扔了。结果又寄来了第二封。大概是统计局发觉第一封信没有答复,就再发一封信催促。

第二封信寄来的时候,房东再次震惊。本来周六就打算见个朋友,于是决定回 Uppsala 把那封信也取来。然而房东时间不凑巧,所以放弃了取信。但是和朋友聊天蛮开心。

给统计局发了邮件,说不要再给我寄信了。统计局很快答复说,税务局地址更新后,大概要三个月才能到统计局的系统里。不过可以把我的名字从这一批样本里剔除掉。

— [⋯]

第 40 周

虽然有「做事情越来越顺手了」的幻觉,但其实不是很确定今年此时自己的处境,是不是真的比去年此时更好。

不过先把 10 月份计划的四件事情做完吧。

今天(周六)和朋友一起出门,去了 Södermalm 的一家日本店,还撞见了跑马拉松的,怪热闹的。

以上。

第 39 周,或者说 9 月份

8 月底搬到斯德哥尔摩之后,发现 9 月份的「productive 时间」比 8 月份多了 20 个小时。

一个进展是做完了一个花了很久的在线课程,按理说是可以花更少时间的,可能是我, as usual, 考虑得太多、准备得太多,也可能是读了太多东西、记了太多笔记。总而言之,现在的感觉是,从头到尾什么都懂一点了,脑袋里有一个「架子」了。

哪怕只是懂一点点而已,有了这样一个架子,再遇到新的技能或知识,就可以分门别类地「挂」进去了,用英国话说就是 “have pegs to hang things on”。

这可能确实标志着阶段的结束和开始呢。(在写这篇 blog 之前,刚在 journal 里面写了一句类似的话。) [⋯]

第 38 周

第 38 周的「有产出」(productive) 的时间有 36 个小时。好像也没做成什么,打算 9 月上旬做完的一个东西现在还没做完。

但仍有一种「我好像入门了」的感觉,然而所谓的入门也有一种面前突然眼花缭乱的错愕,如果对所有的细节都花一些精力琢磨,就会浪费无限多的时间。不好、不好。还是要多做(也多错),迅速做完甲,复盘一下,再去迅速做乙。如此循环。

有一个感受:学到的东西越复杂、越新鲜,饿得越快。说起饿,又在上周的周记后面补了一段关于喝咖啡的。(TLDR 就是说,不要吃饭的同时喝咖啡,要吃饭之后半小时到一小时再开始喝咖啡。)

去宜家买椅子,结果发现物美价廉的 Flintan 缺货。接着去朋友的姐姐家蹭饭。接着去 Fotografiska 看了一个展览,展览现场拍的作品发在 Instagram 上,说违反社区规则,惨遭删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