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logo.
the chair is stolen
首页归档标签自述AtomEnglish

第 45 周

第 45 周发了两三天烧。自己的体温还挺奇怪,正常状况的平均值在 36 度以下,35.8 度居多。所以所谓的发烧,最高也只烧到了 37.5。周三晚上几乎没睡。到周五莫名其妙地好了,但还是感觉有点乏。偶尔还会觉得膝盖疼,不知道和发烧有没有关系。

科学家发现人类的体温这几十年来总体上是在降低的,原因就不知道了。

在 Zotero 上装了 ZotFile 插件。现在的做法是把 PDF 整理到 Zotero 里;选中一些书和纸以后,选 “Send to tablet”(实际上是发送到你自己设置的 Dropbox 文件夹)。同时在 iPad 上的 PDF 阅读器里,选择和那个 Dropbox 文件夹同步。在 iPad 上读完之后,回到电脑上,从 Zotero 里选 “Get from tablet”,圈圈点点过的文件就又拷回来了,ZotFile 还会把里面标记的段落提取成单独的笔记。

周末看完了一本书。一边读一边记笔记,同时还做了很多 Anki 卡片,花了蛮多时间。这样看书还是太慢了。虽然说「磨刀不误砍柴工」,但是如果「砍柴」这个任务只执行一次,下一个任务是捞鱼、再下一个是放牛、再下一个是扭秧歌,「磨刀」的意义就没那么大了。

读了一点 David Graeber 的新书 The Dawn of Everything。书本身蛮有趣,思路是用新近的考古学和人类学研究,挑战当代西方中心的历史叙事。一开篇就有个有趣的论点,「看到你们都在讨论不平等,最有权势的人(不平等的受益者)就放心了,因为毕竟你们都没有开创一个 alternative 的想象力」。

不过读完一章就打算撂下了。「理解世界是怎么一回事」又虚头巴脑的又过于宏大,会加剧自己的渺小感,会让自己觉得自己没什么用,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没什么用。过去几年被这种感觉压得喘不过气,现在回头想想就头疼。我可受不了再聊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了。(忘了周几了,和同样 identify as 「第三世界小镇青年」的朋友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in which 我被形容「做好事不留名,真的好赞赞」。)

在现实世界里做自己可以控制的小事,这感觉比半懂不懂地读一些虚头巴脑的人文社科有趣多了。非要读书,还不如读小说呢,还能看个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