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logo.
the chair is stolen
首页归档标签自述AtomEnglish

第 35 周

新搬到的这个地方我还蛮喜欢。坐 pendeltåg 去斯德哥尔摩城里不是很远,镇上有个不大的超市,但基本生活是够了的。房子本身有些旧了,房东住在顶楼,我住在地下一层。但是因为是在山坡上,所以从我的房间走出去,也是一片向下俯瞰的草坪。而且周围有植物的篱笆,不必看到别人的生活场景。和房东每天有些交谈,彼此都能解解闷。

从上一个房子搬出来真是一个巨大的、比我想象中大得多的解脱。具体的因素有:房间很小,需要操心的面积少了一半,是我可以适应、不觉得有负担的尺寸。没用的东西扔了一堆、或许有用的东西也扔了一堆。网很快又稳定。

此外,「清洁」的标准降低了些。房子里的公共空间有些疏于打理,baseline 低一些的话,随随便便收拾、保持它不会更乱就好,不必像在以前的房子里一样,如果做不到窗明几净,就觉得自己有愧于这房子里 supposedly 应有的 “the good life”。

最重要的恐怕是这个:这个镇子人口密度是之前 Uppsala 城郊 suburb 房子周围的二倍,而且镇子的步道两侧都有树荫,行人大都会走到中心的超市,路上总能看到 fellow human beings,「疏离」的感觉要少很多。而  Uppsala 城郊 suburb 的居所周围,不仅行人稀少,而且附近的购物中心(类似美国意义上的 shopping mall)有若干家大型的超市,路径全都为驾车者优化过,走向超市的路上,邻居们会开车经过,有种巨大的压迫感。

现在外接显示器摆在桌上,底下垫了三本厚书;MacBook 摆在显示器前面。iPad 摆在旁边,播放三小时长的 “study with me” 视频 (因为经过几番尝试,发现自己能坐住的最长时限是三个小时),然后敲键盘。

未来的事情其实还没有着落。时而慌得一逼,时而觉得 everything is under control and I have a plan。

周六朋友远道而来,十分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