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28、29 周

过去两周里计划的四件事做成了一件。之所以做成,还是因为 deadline 是别人划定的。自己规划的事情并没有做成。LOL。 「做成的那件事」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完成之后喝了两天酒,所以闲散了若干天。对于太大的事情,会有很强的恐惧感。自然是知道应该好好准备,应该把大目标拆分成小部分,再拆分成 actionable 的事项。但因为有恐惧感,所以还是会卡在那里,不好不好。只求 Xudayim saqlisun,最后能低空飘过阻碍吧。 读了一些论文,感觉一些算法还是蛮 clever 的。终于又开始玩儿 LeetCode 了。 瑞典语学完了 Colloquial Swedish 的第 11 单元。感觉看课本效率还是蛮高的,自己要琢磨很久的语言现象,课本上三言两语再加一些例子,就明白了。 又摆弄了一下 Anki 的设置,现在每次复习只有 “Pass” 和 “Fail” 两个按钮。而且把参数也调成了下面这样: [New Cards] Steps: 15 150, graduating interval: 2 days, starting ease: 260%. [Reviews] Interval modifier: 110%. [Lapses] Steps: 15 100, new interval: 30%, minimum interval: 2 days. 这样大体上应该不影响记忆的「质量」,而且每张卡片的复习也会变得稀疏很多,长期的话可以省些时间。把 lapses […]

2020 年第 26、27 周

之前说过我曾经每周给自己订一些目标,结果发现每周结束的时候其实并不能完成什么。于是改成了「两周订一些目标」,用 tech jargon 可能是 Scrum 还是 Agile(你们比我懂啦)。 现实是仍然完成不了多少,每天回头看本子上写的事项,完成一半就不错了。 过去两周的目标是把我的 personal project 给 implement 出来。但因为不知道怎么下手,花了很多时间看 conv net 是怎么回事,断断续续看了很久。之后又「建设性拖延」,在 MDN 上读了篇 JavaScript 的梗概,于是就告诉自己 JavaScript 大体会了。于是开始在 LeetCode 上一面练习 Python 一面练习 JavaScript,在别人炫技的代码里也能学到新东西。 读了两篇相关的论文,细节处略有不同。然而并没有真的「做」什么,可能是出于对 getting your hands dirty 的恐惧。其中一篇论文的代码在 GitHub 上,接下来的 fortnight 试着看看能看懂么。 关于「管理自己」,还是像往常一样,把每天要做的事写在纸上,每个小时打算做什么在纸上画成格子。纸对于这种功能是很适用的。 但是如果是略微复杂的、有若干步骤的事情,写在纸上就不太方便了。一来是一边想一边调整的话,划掉重写怪麻烦的。二来是如果是再计划下周的事,不翻到那一页可能就想不起来。 所以把这部分需求放在了 The Hit List 里。这个 app 是我 n 年前买过若干个 GTD app 之后感觉最 unassuming、看似 simple 但相当灵活的一个 […]

2020 年第 23 周

刚过去的这周是第 23 周。论文答辩完,发现了 metric 有个小问题,有点麻烦。可能要把实验结果整个算一遍,问导师一下这事儿该怎么弄。 发现没有 deadline、没有 micro-managing 型的步骤和目标之后,学习单纯成了一件愉快的事。并不是说学的东西多高级、多难,只是相对于之前学过的东西,感觉很新奇。 开始看机器学习的书。感觉先花些时间鸟瞰一遍是有帮助的,比闷头扎进去开始读好多了。把每章开头的几段看一下,再把每个小标题也大略看一眼。尽管之前上过人工智能(略水)和机器学习(很水)的课,还是发现了很多概念是之前不知道的。同时也确定了为了接下来要做的「个人小项目」,需要先从哪些章节开始读。 本来是想每周列下做了些什么,但一周也做不了太多事。接下来打算以两周为单位,来计划比较大的事儿。(用花哨的词形容就是 two-week sprint。) 饿,我去吃个鸡腿。

2020 年第 22 周

上周什么都没干,因为电脑送去修了。在 Apple Care+ 有效的最后一天送到斯德哥尔摩的维修店,两天就修好了。但上周四去取的时候赶上耶稣升天节,店没开。其实是有些生气的,因为之前邮件里说店铺开门的时间是周一至周五几点到几点,去一趟斯德哥尔摩还挺费时间的,也挺贵的。但是周五的时候取到电脑,发现键盘和屏幕都换了新的,而且键盘还是中国键盘,有「中英切换」和全角标点。另外,因为电池和键盘是一个模块,所以也换了新电池。大喜过望,不生气了。 上周一的时候收到导师的邮件,说你的论文还不错,只需要改掉这些地方即可。但电脑送修了,也没办法处理。 这周(5 月 24 日到 5 月 30 日)的前一半都在焦虑能不能在周三午夜的 deadline 之前搞定。事实证明没搞定。没搞定的原因很简单,老师之所以写评语,是因为讲得不清楚。而我之所以讲得不清楚,是因为我没想清楚。 这件事的教训是明确的,快到 deadline 的时候玩儿命熬夜是不管用的,缺乏自制力只能满世界乱点。Intractable 的大任务得拆分成小任务,每天弄一点,且每天都得弄。同样的教训我已经领悟过无数遍了,做到的次数 not as many。 后来把弄了一半的东西交上去,第二天早上就收到了下周答辩安排的邮件。于是接下来就放松了。 有了一种「如果要死掉的话,此刻会是一个不错的节点」情绪。上一件事做完了 —— 一件做的时候无比痛苦,但是做完了又觉得毫无意义的事儿 —— 下面要做什么还没决定,而且也没义务为谁做什么了,只是自己的话做什么、不做什么其实也没什么所谓。(实际上当然还有事儿要做啦,弄个 PPT,还要读几篇论文。) 接下来看了《七武士》,没怎么看懂,剧情有点让我怅惘。不过我现在一边写一边觉得,武士们打了场胜仗,却感觉自己败了,这样的 underwhelming 的颓丧感似曾相识。

手帐以及 productivity

说起来很惭愧,我的一个小东西做了将近一周年了,一直没做完。最大的问题是情绪上的。但是为了尽可能地推进一些,还是试着采用了一些促进「productivity」的办法。甚至把这个方法、那个方法摞起来,多少也算是一个系统。 在尝试过很多「Getting things done」的 app [1]之后,最后还是用了某种形式的 bullet journal[2],还是称作「手帐」吧。 简单说就是在一个笔记本上,在每季度、每月、每周之前列一些目标。等到季度、月、周过完之后回头看自己达到了多少,同时反思过去一周、一月、一季哪些地方做得好、哪些做得不好。 每天列一下今天要做什么,做完之后划掉。在纸上列单子、划掉的过程是比较有成就感的呢。 以上是最基本的手帐格式,其中一些思路来自 Sam Altman 写的一篇 blog,名字就叫 Productivity。建议点过去读一下。 他就在里面提到了自己把所有任务,无论大小,都列在纸上。而且他会时常检查、抄写,这样可以每隔一段时间就回过头思考一下哪些事情该做哪些不该做。 而且他的一个观点是,保证 productive 最重要的是:做好一年的安排,而不是一天的安排。这样在读书的阶段,或者上班且老板管得紧的时候,仿佛不太明显。但如果是自己做事情,真的是需要整体考虑的,至少要考虑一个季度该做什么。 在这些基本设置的基础上,我还弄了 a) 一个「habit tracker」,用于习惯养成;以及 b) 读书进度条。 前者的用法是记录自己做某件事已经连续多少天了,比如锻炼,比如刷牙洗脸。还有一些短期辛苦,但长期有回报的事情,比如学编程、学语言、读论文什么的。中间如果断一下,也会放自己一马。给自己制造额外的挫折感就是犯傻了。(请吸取傻蛋的教训,我曾给自己人为制造的挫折感可确实不少。) 读书进度条……就是一个横条,分成 20 格,按百分比,读一格(5%)就涂黑一格。每格完成后标个日期,这样回头一看还是能感觉到「时间并没有全然浪费呢」。 此外,每当想起什么该做,但不一定现在做的事,就写在本子的最后面。哪天想起来再翻过去查阅,想起要做就抄在前面。 但感觉有些东西还是需要电脑上的日历和提醒的。比如几月几号去某地办某事,感觉还是在电脑的日历上标记比较方便。 以上是如何让自己知道该干什么。接下来是如何诱导自己真的去做事情。 知识工作者做事情是需要专注的,就是所谓的「Deep Work」,还有本书可以去看。日常呢,可以用番茄工作法[3]。 番茄工作法的妙处就不必多说了。但是我意识的到一个问题是,做智力上觉得困难的事的时候,其实会很抗拒。(有的事情是很愉快的,不需要番茄工作法也会 carry on。)后果就是艰难地坐到电脑面前,煎熬地度过 25 分钟,到了休息的 5 分钟整个人瘫倒。不知不觉就会花一个小时给自己「充电」。 为了诱导自己多花时间干活,在 habit tracker 里加了一个「今日完成 8 个番茄了吗?」后来又改成 9 个。 但是这样做的后果是,如果完不成 8 个番茄,就会给自己制造额外的挫折感。然而遭遇智力上困难的事情,没勇气去做,就会去做智力上不困难的事。比如不停地看小说、背单词、查生词,什么的,而不是去读论文。 所以问题在于,要「诱导自己多干活」,而不是「多花时间干活」。 想明白这个事儿也是意外的,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