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周和第 7 周

第 6 周没有写周记,这都第 7 周了。

登入 Clubhouse 后遇到了很多聊得来的朋友,很是意外。

春节好像没什么特别的感触。不过之后再听到 “I see babies cry. I watch them grow. They’ll learn so much more than I’ll ever know.” 就有了更深的共鸣。

在做事情这个方面,似乎有丢了西瓜,捡了芝麻的嫌疑。在 journal 里自我剖析了一番。把这件事儿的缘由跟朋友转述了下,朋友惊叹地说,你自我治疗的能力不错嘛。

昨天(2 月 20 日),气温终于有了零上,白昼也长了一些,在斯德哥尔摩溜达了一下。能见到人、聊聊天蛮好。

好处是有了春天的感觉,坏处是整个冬天的积雪开始消融,满地泥水。

——

文艺作品的话:

  • 发现了一个叫「舐达麻」 (Namedaruma) 的日本说唱团伙。在东京拍的这个 MV 镜头感不错,歌词和唱功我自然无力评价。
  • 中村佳穂的这首「きっとね」唱得好像蛮好,歌词自然无力评价,MV 也蛮有趣。

家庭故事 (Dorianne Laux)

我有过一个男友跟我讲他家的故事,
一场架吵到最后,他的父亲
两手抓起点着蜡烛的生日蛋糕
从二楼的窗户扔出去。那情节,
我觉得,就是正常家庭的样子:怒火
迸射,越过窗台飞出,落地后像是礼物
点缀了楼下的人行道。在我家则是挥起
拳头,直直地捶打在胸口,后来
谁也不曾原谅过谁。但我相信
他讲的故事里,人物都彼此相爱
哪怕是大喊大叫着,抬脚踹穿
衣柜的门,或者像举起一瓶便宜
香槟似的,举起椅子对着墙壁猛砸,
椅背上的横条从孔里都崩了出来。
我说这好像没什么害处,是有激情的人
表露的严厉和愤怒。他说这是生在
意大利裔天主教家庭的诅咒,他
从窗户望出去,看到的是那一刻的美好被
粗暴地摧毁。可我看到的,就只有美丽的
三层蛋糕像一艘破旧的船,在人行道上
滑去,冒烟的蜡烛断掉了,深深陷进
糖霜里,有几根还没灭。

我翻的。英文原文在 Poetry Foundation

第 5 周

上一周是 2021 年的第 5 周。

一周能做完的事情也没多少。但是,

最近跟着一个在线教程捣鼓了一下 React,本来想上周一口气做完一堆花里胡哨的小东西,权当练手。不过临时答应了朋友翻译一些东西,没想到 6000 单词竟然这一周内就翻译完了。这还是周三注册了 Clubhouse 之后,当作背景音听了很多谈话的情况下。

比利时的 Lous and the Yakuza 不错。主唱自称 Lous,其他乐手、和声算是她的 “Yakuza”。

最近还觉得 Jon Batiste 不错,《心灵奇旅》(Soul) 的主题歌是他唱的。昨天听到了他翻唱的 “What a Wonderful World”,竟然听哭了。(不过参考我的爱哭 baseline,让我听哭也不难。)他弹琴的感觉仿佛是,基本功如此扎实、家庭薰陶如此深厚,有自信随便玩一下。三四个黑人修女在游乐场里,没心没肺地玩乐的场景贯穿整个 MV,这和 Childish Gambino 在 “This Is America” 的 MV 里对政治现实的处理截然相反。 But what is conspicuously missing remians powerful.

Aco 的这个 MV「赤いよ」(是红的哟)也挺不错的。一开始知道 Aco 是因为她给 Toe 伴唱。看豆瓣上的评论,很多人从一开始就听她的歌的人说,阿姨你现在嗓音成这样就不要再唱了。不过我是最近才开始听,倒觉得现在的嗓音更好呢。

也通过在社交网络上的发言给自己做心理按摩。比如「从小到大一直是退一步进两步似的」,现在感觉有些退步似乎也无妨,「等过了这一段吧」。

其实过去一两年都没大量地接触过小圈子(「同温层」)以外的、汉语表达的看法,在 Clubhouse 上仿佛撞进了平行宇宙,发现别人经历的事情、想事情的方式,以及眼下的 priorities 都不一样。又激发起了一种「是不是不如别人」的自我怀疑,经过一番心理按摩之后,告诉自己「别人用抽象的大词侃侃而谈或许只是试图 obfuscate」,即使在某些方面不如别人,那也只是「处境不如别人」,不是「本质上不如别人」。

以上。

第 4 周

刚过去的是 2021 年的第 4 周。

临时起意叫朋友来吃饭,从旁边阿拉伯人的食品超市里买了泰国酸菜、俄罗斯饺子(火鸡牛肉馅),还有一些这这那那。朋友煎了鸡排,还挺好吃。

还跟另一个朋友分享了一堆学习经验,发了两个链接,说照着学就行了。然而回过神来才意识到,学习这件事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每个人接收信息的方式不一样。首先还是得靠自己想学才行。

想起几年前一个做哲学的朋友跟我讲怎么写论文。他说「很简单的」,讲同一个课题的书有若干本,你读一下甲写的书里对于某细节的阐述,再读一下乙写的书里对同一问题的阐述,对比之后就能提出自己的看法了。

听起来是简单。但问题是什么呢?能明白甲的阐述和乙的阐述之间有多大距离,需要脑袋里有个「地图」参照才行。建立这么个参照系,要蹚的路可够远的。

经常在回顾一周的时候觉得过去一周什么都没干。比如这周计划的事情只完成了一小件,但是 W3 计划做的事情,倒是在 W4 做完了。不是没做事情,只是顺延了……或者说:虽然顺延了,但毕竟做事情了。


忘记是不是第四周的了,上次谈到文艺作品以来,看了一个叫《东京噪音》(Tokyo Noise) 的纪录片,还是能感受到一些游客心态的,不过主创似乎至少一个是音乐出身,所以配乐不错,与之相配合的面的剪辑也不错。里面采了神社住持、噪音艺术家、村上龙、荒木经惟。

然后就听了些噪音。在 Spotify 上点来点去发现了一些噪音歌单,有一些听听还蛮舒服。又意外发现马木尔还出过一些噪音专辑(或者说噪音感很重的专辑),感觉也还可以。

还看了《东京爱情故事 2020》。还看了寺山修司的《死者田园祭》。


关于欣赏文艺作品,最近的一个感触是,用不太熟的外语看电影、看书,会高估这些作品的质量。听第二语言讲笑话,一半的乐趣来自「我操,我竟然听懂了」。

在慢慢读的一本瑞典语小说,剧情发生在 Kiruna。读起来稍微有些勉强,但是会觉得写得很生动。一些生动感的来源是,瑞典语的一些表述在我看来是很新奇的。另一些生动感的来源是,作者的遣词造句确实有趣。

语言不熟练的时候,二者会混淆,归结为作者水平高,或者文章好。

然而对语言的理解好到一定程度,对于该种语言的词汇、表达、叙事方式建立了一个 baseline,对作者写作水平就有了更真实的认识。

最近感觉读一些评分还挺高的英文口水书,啊不,畅销书,觉得不过如此嘛。那么同样的故事或论调,如果是用中文写出来的,你还会给这么好的评价吗?说不定看都不会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