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周:Muji、王苇柯

刚过去的一周是第 18 周。

这周做完了一件拖了很久的事情,昨晚(周日)晚上硬着头皮给朋友发了个邮件。原本计划四五天做完,结果愣是花了三周,不过确实动手才能学会东西。

这周做到了每天在电脑前坐八个小时。于是回头算了一下去年一年平均每天话多少时间学习、写代码、干活儿。结果显示……才不到三个小时……吓了自己一跳……

Muji

周六终于去了斯德哥尔摩的 Muji 店。之前就听说有,但去了才发现是在大商场 Åhlens 顶楼占了一半。刚来瑞典的时候到宜家会有「这是我熟悉的地方」的 consistent 感。

没想到 Muji 给我的这种感觉更强,它营造的氛围仿佛是东亚都市的延伸。把玩货品的时候,你仿佛从斯德哥尔摩市中心,teleport 到了人口稠密的东亚都市里一个同样闹中取静的角落。

从 Muji 买了些有的没的,包括味噌汤块,冲到米饭里泡着吃还蛮开心。作为方便食品,比 Huel 好吃多了。

也产生了一些想法:

1) 极简风消费主义日常用品,告诉你把家里整理得井井有条是可以做到的;

2) 在权力结构稳固 * 的时代,hold yourself together 的方法只有 2.1) 把自己生活的家整理的井井有条;2.2) 努力工作、学习专业知识提升自己。

3) 斯德哥尔摩的 Muji 里东亚面孔的客人大都讲中文,这些人的人生轨迹揣测下就是学 STEM 专业,靠专业能力在西方国家待着,拿到永居或公民。人生轨迹符合 2.2。

• 权力结构稳固是指各国的政权之间都是小骂大帮忙,跨国公司和各国政权的联系千丝万缕(不过谁指挥谁各国的情况也并不相同)。专业人士作为叫外卖阶级(as opposed to 这几天全球 gig economy 都在抗议的送外卖阶级),基本上都是权力阶层和跨国资本阶层的乙方。

出身于「前景不明朗的、站在中等收入陷阱边缘的国家」(您国),遭遇政治不公,反抗是没有前途的。Muji 客群的大部分人遭遇的不公,也没严重到必须反抗的地步,最多吐吐槽而已。所以呢?还是先买些亚克力的收纳用品,把家里搞得井井有条吧。

文艺作品

上周一从斯德哥尔摩的「文化宫」(Kulturhuset) 借了几本书,包括 王苇柯 的 Chemistry。中文版翻译成「中国女孩」真是会错意了。文字生动,遣词造句都很机智,读起来还挺有趣。里面爸爸脾气暴、上进又倔强,妈妈从上海到美国乡下的落差很大,整日歇斯底里。这样的成长经历给女主人公巨大的情感创伤。

家庭创伤是主人公在故事里很痛苦的一个层面。除了家庭创伤和感情上的困惑之外,另外的层面还包括「第一代美国人」的挫折。还包括现代学术体系职业化,岗位供过于求,科学研究上 low-hanging fruits 都被摘完了,付出同等的努力,现在的科研人员(主人公)就是和几十年前的(她爸爸)得不到同等的成果。还包括遭遇职业挫折的知识女性,怎么 balance relationship 和事业,况且家庭创伤让她不信任 relationship,再况且事业无成实在太不甘心。

这几个层面的创伤每一个都很打动人。读者只要体验过其中任何一种,都会喜欢这部小说的。

听了「小声喧哗」的节目,才看了 Minari。结尾的时候有点 fizzled out,但仍是个很好的故事,是个很好的美国故事。

哦,对,差点儿忘了朋友推荐我看的这个视频。在英国的艺术家黎雨诗 (Yushi Li) 讲她用女性视角凝视男性身体的作品 My Tinder Boys。还挺好玩的。

还推荐许郁瑛,我最喜欢的是她第一张专辑 “Untitled”。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