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纪录片《森山桑》 (Moriyama San)

关于纪录片 Moriyama San (2017)。没什么要紧的,可能也是偏颇的,与本片的主旨也未必有什么关系。


不鳥萬如一在「灭茶苦茶」的一期里面讲(忘记哪期了),他和老婆在日本一个游客很多的场所,发现入口就有一张沙发,正对着门外。刚巧感觉饿,就故意坐在那张沙发上,开始吃三明治。这里的逻辑是,日本人对中国游客的印象就是会这样不分场合,举止也总不太恰当。那我干脆迎合这种印象好了。

本片中 森山 的举止也有类似的感觉。西洋人觉得日本人是这样、那样的,那么我也试着表演一下他期待的样子好了。但是因为有语言障碍,双方都需要揣测对方表达的意图。

Ila 问 森山 你平时怎么睡觉的,能躺一下给我看看吗。森山 似乎以为 Ila 想让他现在躺下假装睡觉。Ila 问你平时用枕头吗,枕头搁在哪儿。森山 问 Ila 你到底想让我把枕头搁在哪儿。

看与被看的互动仿佛是一种嬉戏,但它有没有一个限度呢,我也不清楚。如果处在权力结构中的不利地位,显露出「不怎么样」的画面之后,可能就会容易尴尬。比如 Ila 和 森山 到一个房客的屋内,发现里面堆满了杂物的那一刻,房客脸上的局促。

但是 森山 显然是不太在乎卖萌的。比如,作为这栋很美的房子的主人,在允许 Ila 拍摄这件事上处于优势一方。再比如,森山把院子里的小屋分别租出去,能赚不少钱的。—— 他之所以能当一个躺着、坐着、闲着,看书、看电影、听噪音的废柴,是因为拥有这栋房子的产权。

来参加 party 的姑娘刚出镜的时候 森山 还狡黠地问 Ila「瞧瞧,这 (zhèi) 妞儿好看吧?」 Ila 憨厚地回答,好看。接着 森山 执意让来参加 party 的姑娘「给外宾表演个节目」,姑娘半推半就地唱了日语版的《夜来香》。两个直男在凝视她的时候结成了同盟。


结论:不要浪漫化别人的生活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