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电影 “Give Me Liberty”

对白里面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1)

Dima 指着自己脖子里的说这个 Saint Panteleimon,很牛逼。要 “believe”。Tracy 从语法的角度纠正,这种神圣的人物要说 “believe [[in]]”。

快到最后,Vic 在车里咆哮说「我他妈太知道你是谁了,你是 Lilya 哪门子的亲戚?你就是个骗子。」所以 belive 和 believe in 的区别不仅在于语法,更在于这人的信仰体系确实不行。

一开始觉得 Dima 是个傻逼,但越到后来发现这哥们儿是真的精,street smart、野路子达人。所以远远闻到俄裔社区谁家有老太太死了,赶紧过去攀亲戚。沙发里塞钱、床垫子下面塞钱看来是「习俗」,所以一摸一个准。

Sasha 最后跟他搞在一起就是因为大美女总会被坏蛋骗呀。

2)

黑人/非裔美国人的 “Americanness” 至少在影视作品里是毋庸置疑的。东亚裔美国人在剧中 conspicuously 缺席(当然要考虑 Milwaukee 的人口、东亚裔老人、残障人跟剧中人能不能/会不会住到一起等原因),东亚元素只有 Vic 用筷子吃炒面、以及 Tracy 在芝加哥华埠有 “folks”。我看的瑞典语字幕翻译成了「亲戚」,拿走了一些蓄意的暧昧。 (哦对,还有一把日本刀 —— 但它是礼物,不是日常生活的成分,所以 foreignness 还是很强的。)

抗议时 Tracy 说的 “That’s my constitutional right.” 是上面 “Americanness” 的 re-affirmation。不过剧末的抗议口号 “Our streets”° 跟 BLM 还是软了很多的。

另一个 affirmation 是 Tracy 指着蹭车的俄裔老头老太太质问 “Are these people even supposed to be in this van?” 当然或许是我想太多了。但是如果 Tracy 听到 Vic 抱怨 “this neighborhood” 就爆炸是合理的,我这句话就不算是想太多了。

3)

很多场景的出现是比较奇怪,或者说「超常」的,比如残障中心蹦迪的情节就够奇怪的。只能用这种场景上的「怪怪的」感觉,来创造把不同的社会、政治现实连在一起的剧情。弄一辆车,所有的角色大部分时间都必须跟着同一辆车走,这样确实是推动剧情的好工具,不过有点讨巧的吧。

怎么说呢,「割裂感」是社会现实、政治现实的一部分。剧情和叙事方式呈现了「割裂感」,会给一些人造成些观影不适。但这让这电影更美了。 参见这一篇

补充:

Vic 开车把别人的车撞了,黑人大叔过来理论。Dima 掏出一个炸鸡腿,对哥们说:「别生气,吃个鸡!」Dima 也太傻逼、太能惹事儿了。(题外话:Ugly Delicious 里有一集讲非裔美国人「爱吃炸鸡」的 stereotype。里面采访了一个在日本开炸鸡店的黑人家庭,在这儿没人知道这种梗,所以心态轻松。在美国就会想,这人在我面前「炸鸡炸鸡」是不是在使坏。那一集的结尾 Dave Chang 的兄弟跑去北京的 KFC 问点单员「你们中国人是特爱吃炸鸡吧?」点单员显然不知他试图埋梗的意图,困惑地回答「是啊」。)

还有 Dima 一开始的时候在车里一连串胡说八道,中间对 Tracy 说了句 “I love black people.” Tracy 显然是有些反感的。但 Dima 的口音那么重,确实让她更放松了些。

再补充,原来剧中喊的口号是真实的抗议里面录的。

再补充抗议枪击。Milwaukee 距离右翼白人男青年在 Black Lives Matter 游行里开枪杀人的 Kenosha 也就六十几公里。Kenosha 枪击发生在电影上映之后。

但电影断断续续拍了好几年,因为中间缺钱搁置了很久,2019 年拍完。这中间的几年,BLM 一直是美国的持续不断的一个背景音。开车撞进抗议人群之类的惨案是发生过的。剧中的枪击是对现实的呼应。

制片方想给 Tracy 的扮演者 LoLo 弄个奥斯卡的提名,但是没有钱帮她活动。

再补充:

遗憾的是葬礼上演奏哪首民歌的情节,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文化梗。

再再补充:

导演是 18 岁到的美国,说英语的时候还能感觉一些辅音咬得有点硬之类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