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 Ethos(有剧透)

Binge watch 了 Netflix 剧《相遇伊斯坦布尔》(Ethos, Bir Başkadır)。很久没有 binge watch 什么剧了,最近都是开着瑞典语字幕看瑞典剧。我看的一些描写当代生活的瑞典剧,会有很多桥段是「社交死亡」。比如一个大姑娘在酒吧勾引了一个帅叔,把帅叔壁咚了。帅叔把她推开,说那什么我先走了哈。

《相遇伊斯坦布尔》的开场对立鲜明。西洋教育的心理咨询师正义凛然。戴头巾的家政工人 Meryem 唯唯诺诺、絮絮叨叨。这一幕的力量反差简单明确。西洋化的城市知识人所向披靡。

Meryem 在自己的生活里处境比较别扭,想要 eke out 一个自己的空间很难,所以要靠对某些人选择性地说或不说某些话,来维持自己的空间。到最后书呆丑男 Hilmi 笨拙的追求让她喜出望外,因为是一个出口。

几个人物交织的剧情有点 artificial,但就好像,无巧不成书嘛。如果我们剖析日常接触的人的日常生活,或许也能发现戏剧性的片段。只是不同的交往圈子还是不要接触得好,免得穿帮。

社交圈子相撞,剧情穿帮,好像是城市人的问题。比如 Sinan 在商场里碰巧听到 Gülbin 的吐槽就很尴尬了。以正义凛然的心理咨询师 Peri 为代表,城市人扮演不同的角色,社交关系以「角色对角色」为主。Meryem 生活的世界里,社交关系以「人对人」为主。扮演好角色,可以给孤独的人提供一身铠甲。

患者不可以送蛋糕给心理咨询师。但是在 Meryem 看来,给一个说过那么多话的「姐姐」送蛋糕是自然而然的事,她想不到这是对 Peri 个人空间的侵犯。

我的感觉是,「智者」(Hoca) 和亚洲一侧的人过的生活更像是生活本身,没有过多地思考「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的问题。

问题想太少,日常生活的一些问题就不好解决。(比如 Yasin 不知道老婆为什么不开心,也不知道怎么跟她沟通。)但问题想太多,尤其是富有的城市人 who can afford to 整天想问题,就会 obfuscate「大家都是人」这个事实。

智者的理论水平太旧了,用台湾产塑料花讲道理,解释力明显不足。Hilmi 这样的人,又懂宗教语言,又能讲荣格,没有脱离乡土生活(又知道怎么坐车去伊斯坦布尔),更能抚慰安纳托利亚的(以及 Meryem 的)心灵。

——

备注:本剧字体也很不错。大标题似乎是 Trevor Black,后面的演职员表是 Pro Bold Extra Condensed,参见这位哥的 Twitter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