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周

还是要有希望啊。


因为跟朋友聊起来,所以想起了一两年前在图书馆翻到的一本俳句集(已经绝版了)。于是又跑去借出来,翻了翻。之后还拍成了 PDF。集子是双语对照的,里面一半是瑞典人写的俳句,翻译成日文。另一半是日本人写的俳句,翻译成瑞典文。所有的俳句按季节分成四部分。

感觉瑞典和日本有些相似的,比如日本有很多魑魅魍魉的故事,瑞典有很多森林里的精灵的故事。这些俳句,无论是瑞典人写的还是日本人写的,里面总会有山、湖、树、花、果、风、雨、雪之类的自然景象。不过瑞典人的俳句会写「4 月,除雪车清扫过路面,道旁的积雪像雕塑」、「深夜的车灯照在马厩里,马腿上的反光条亮起来」。人身上、动物身上贴满反光条这种事,肯定是有漫漫长夜的地方才有啊。日本人的俳句里就有更多城市生活,像「攥着辞职信走进冬天银座的人群里」之类的。


左眼跳了一周还是两周了(之前是右眼一连跳了一两周)。跟意大利哥们聊起眼皮跳的迷信,他说他的迷信是,如果有救护车经过,一定要捂住蛋。


说起来上周四还是五发生了近乎奇迹的 epiphany:(经过一番思考)感觉人生还是充满了希望的。参见第一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