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周

去了趟 Västerås,街上有很多艺术品,雕塑啊什么的。整个城市有一丢丢明日黄花的感觉。又去了趟斯德哥尔摩,见了下朋友又瞎溜达了一下。

其实知道晚上睡不着、睡得晚是因为总在琢磨各种事儿,琢磨精神了就跳起来看书或者刷各种网站。但还是买了些褪黑素吃。周四下单,周五就送到了。昨晚吃了之后,到现在都昏昏沉沉(幸好没听信某人建议,去买劲儿更大的处方药)。不过 Sleep Cycle 显示睡眠质量确实高了很多。做了两个梦。原本半睡半醒时的念头可能会认为是「瞎想」,但吃了褪黑素之后质感就更像「梦」了。

情绪仍然不是很好,但也没有那么 不好 啦。总会有朋友愿意 lend an ear,只是我爱从「结构性」的东西说起,大部分人觉得这样想事情 is not real。况且讲太多讨人嫌的事情也时有发生,还是算咯。

不摄取信息是很好的,或者说不摄取 can’t act on 的信息是很好的。在 YouTube 上关注了很多发 MV 的频道。Spotify 上也关注了若干歌单。接下来就是不停地在 YouTube 和 Spotify 上播歌儿,点喜欢、不喜欢,训练丫们的算法,看会冒出什么歌儿来了。

发现 The Hit List 不能同步了,除此之外倒一直都是一个好用的 app。app 最近一次更新是 2018 年,估计是黄了。昨晚又兴致勃勃地摆弄了一下 RemNote,新鲜劲儿过了之后,觉得不喜欢,看起来不利索。

妈妈说昨天是我农历的生日,妹妹、妹夫也都祝我生日快乐。我都完全不记得自己的农历生日了。在群里回复说:「哈哈,承蒙错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