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周

经常是某件事尘埃落定(落听 lào tìng)之后,才发现你原本以为自己在担心、焦虑、不爽的甲乙丙丁问题都是由第一件事派生的。这件事落听之后,原本计划的若干件要做的事,仿佛就没那么紧迫了。(熟稔的事情不多,给自己放假倒很擅长。)

之前有次聊天的时候,朋友说感觉自己仿佛不存在似的。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 you exist in relation to others。然而这几天又想了一下,you are what you do 更准确一些。因为最近没有多么认真地在做什么,所以感觉「存在感」并不怎么强。

今年系里录取了很多美国人,好像比中国大陆人还多了。跟他们瞎聊的时候,比照了一下说话的方式,不经意间发现自己一说话满嘴都是 negativity,「这个不怎么样,那个恐怕不太行」之类的。

可能根儿上原因是心里也充满了 negativity。部分原因可能是对社会里的「结构」感触过于敏锐,但又没有理论架构把自己「罩」住,也没什么强大的 conviction 或使命感把自己「撑」起来。陷入了怕人、怕世界,躲起来,于是更怕人,满脑子狗屁的恶性循环。

话说回来,我这一款的人从出生到现在的命运,在全世界来看,哪怕只是在东亚来看,都还不算特惨的。再整天负面,可就有些欠揍了。(所以多谢各位担待。)

打算吃巧克力、喝红酒,多锻炼。很久没跑步了,今天出去跑一趟,感觉腿有点酸痛。

文化产品的消费如下:

看了一点「梨泰院 class」,读完了 Sophia and the Utopia Machine。接下来打算读 Londoners: The Days and Nights of London Now,读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