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第 26、27 周

之前说过我曾经每周给自己订一些目标,结果发现每周结束的时候其实并不能完成什么。于是改成了「两周订一些目标」,用 tech jargon 可能是 Scrum 还是 Agile(你们比我懂啦)。

现实是仍然完成不了多少,每天回头看本子上写的事项,完成一半就不错了。

过去两周的目标是把我的 personal project 给 implement 出来。但因为不知道怎么下手,花了很多时间看 conv net 是怎么回事,断断续续看了很久。之后又「建设性拖延」,在 MDN 上读了篇 JavaScript 的梗概,于是就告诉自己 JavaScript 大体会了。于是开始在 LeetCode 上一面练习 Python 一面练习 JavaScript,在别人炫技的代码里也能学到新东西。

读了两篇相关的论文,细节处略有不同。然而并没有真的「做」什么,可能是出于对 getting your hands dirty 的恐惧。其中一篇论文的代码在 GitHub 上,接下来的 fortnight 试着看看能看懂么。


关于「管理自己」,还是像往常一样,把每天要做的事写在纸上,每个小时打算做什么在纸上画成格子。纸对于这种功能是很适用的。

但是如果是略微复杂的、有若干步骤的事情,写在纸上就不太方便了。一来是一边想一边调整的话,划掉重写怪麻烦的。二来是如果是再计划下周的事,不翻到那一页可能就想不起来。

所以把这部分需求放在了 The Hit List 里。这个 app 是我 n 年前买过若干个 GTD app 之后感觉最 unassuming、看似 simple 但相当灵活的一个 app。现在把「季度目标、月目标、两周目标」都写在里面。每天列 to-do items 的时候作为参考,感觉蛮好的。

但这个玩意儿不能整天盯着,看到今年剩下的几个月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会恐慌得要死。每天当天只盯着抄在纸上的那几件事就足够好了。(之前好像说过了,)把时间的格子画在纸上,能明确地告诉你「一天就只能做这些事」,于是决定做什么就不得不有取舍,一天结束的时候也不会无边无际地自责了。(只会因为其中没按计划执行的时间段自责,是不是好多了。)


再有就是看完了 Down These Mean Streets。作者 Piri Thomas 是波多黎各人,父亲肤色深,母亲肤色浅。他的肤色随父亲,弟弟妹妹们则随母亲。一家人讲西班牙语为主,周围交往的人也大多是肤色有深有浅的波多黎各人。但 Piri 在 Spanish Harlem 长大的过程中,痛苦地发现自己的肤色是属于 “Negro” 的。(美帝 identity politics 就是如此这般的残酷啊!)接着打架斗殴嗑药强奸嫖娼抢劫杀人,最后进了监狱。在监狱里信了伊斯兰(出来就不信了),还跟一些有文化的囚犯聊天,看书学习、背字典。所以他才能写出这本书的。

撂下这本英语书之后,接下来的半年大概只会读瑞典语书、看瑞典语的电影电视了。希望瑞典语能提高得更快些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