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翻书

每当遇到现实的挫折的时候,我就会开始乱翻书。这次不知怎么又开始读 Memtimin Hoshur 大叔的小说了。

Memtimin 是伊犁人,他写的不少短篇小说都是小人物简简单单的小故事,比如「阿依罕」是一个经历文革的疯女人。经历过肃杀之后,留下的人毕竟要继续生活。字句举重若轻,不会过度抒情,但是作者和读者都知道故事背后的血泪。

阿依罕 (Ayxan) 疯掉之后嫁给了 Saz Mehelle的一个老鞋匠。这地名好像是虚构的,不过 mehelle 这个词是伊犁很常见的,形态上是城市里的社区,但组织的中心是服务其中居民的清真寺。像是 parish,街坊们以教堂为中心组织起来。汉语里直译为「买里」,但汉语里毕竟没有这种东西,如果放到澳门的话或许就会翻译成「堂区」了。

刚才读到阿依罕嫁的那个老鞋匠是 “jenubluq adem”。如果因循汉语的惯例,大概会直接翻译成「南疆人」。然而字面上只是「南部人」,老鞋匠来自喀什,地理上在伊犁以南,也是维吾尔人生活空间的南部。因循汉语惯例的话,就忽视了这块空间的主体性。

就,瞎想一下。